搜索 
 
宸ヤ笟浜у搧
姘戠敤浜у搧
2018伦敦政经中国发展论坛引中外媒体聚焦
[发布日期:2018/2/27  点击次数:662]

    2018年伦敦政经中国发展论坛于当地时间2月3日上午9点在伦敦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政界、商界和学界专家学者汇聚一堂,聚焦中国平稳、绿色、可持续发展,并受到中国日报、欧洲时报、FT中文网、中国环境报、凤凰卫视、经济日报、新华社、科技日报、第一财经、北京晨报网、中国产经新闻网、腾讯网、搜狐网、凤凰网、中国网、国际环保在线等众多中外著名媒体聚焦。


来源:http://www.chinadaily.com.cn/a/201802/05/WS5a772e65a3106e7dcc13aa57.html 


    中国日报网发表了题为《London forum offers chance to reflect on Belt and Road opportunities》的文章,重新审视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给英国乃至世界带来的新机遇。文章报道称: The China-proposed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is a "grand strategy" that brings fresh impetus to global trade and economic growth, analysts said at a forum on Saturday. They also urged British companies’ to capitalize on their engineering and financing expertise to land new contracts. "The initiative is not just a collection of engineering projects, but a grand strategy. It’s the backbone of the world economy and world trade," said Danny Quah, a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t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Isabel Hilton, CEO and founder of ChinaDialogue, a London-based environment-focused online media organization, said the China-UK partnership is key to ensuring Belt and Road projects satisfy high environmental standards. In particular, more green bonds can be issued in both China and the UK to finance sustainable Belt and Road projects, Hilton said.


来源:http://www.oushinet.com/qj/qjnews/20180205/283817.html


    《欧洲时报》发表题为《LSE中国发展论坛 关注新时代中国主张》的文章,采访多位与会嘉宾探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对世界的影响。


    美国公共政策智库伍德罗•威尔逊中心高级副总裁罗伯特•利特瓦克(Robert S. Litwak)是研究朝核问题专家。他认为,中国希望改变现行国际惯例,并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都是正常的事情。问题在于,中国是否会在国际舞台展现同等的责任。


    在被问及信任对于国际关系的正面影响时,考克斯同意,信任是和谐国际关系的重要元素。但他也表示,信任容易打破却难以建立,因此也是国际舞台的稀缺品。他说,西方世界对于中国拥有很多的尊重,中国将是21世纪国际舞台的重要参与者。“关键在于中国崛起的方式。这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每一个超级大国在崛起过程中都遇到这样的问题。”


    对于培养国际间的信任,考克斯认为除了经济层面,人文交流同样重要。他表示,如果中国在国家和全球治理议题中,比如气候变化、朝核问题或其他一些全球性宏观经济问题等,取得亮眼的成绩,将会对中国国际形象的提升有很大帮助。


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6210#adchannelID=1202


    FT中文网则发表了题为《一带一路:中国特色的政策水墨画》的文章,阐述了与会学界、政界、商界的知名人物的观点,从不同专业角度探讨了“一带一路”,重新想象了丝绸古路对新世界可能产生的影响。


    英国牛津大学的访问学者蒋希蘅表示,“一带一路”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没有尽头,是对丝绸古路的新想象,有贯穿东西海陆的道路和走廊,会让中国的全面对外开放走向新高。她觉得该倡议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国际上对它缺乏理解、或抱有误解,正如看惯了西方油画的观众,在看到水墨画之初,会觉得它缺乏细节,而无法欣赏它的留白所赋予的想象空间。


    麦肯锡中国业务创始人欧高敦(Gordon Orr)则从微观商业的角度,继续阐述了“一带一路”可以为英国与世界带来的好处。他表示,随着基建进步,非中国公司可以享受更低的运输费用、更快的货品递运,全球外国资本与科技也更容易进入“一带一路”区域的低工资经济体。随着时间推移,这些经济体也可得到更好的商业环境与氛围、更高的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潜能。


来源:http://www.cenews.com.cn/qy/201802/t20180207_865776.html


    《中国环境报》网站发表了题为《重塑中国视界——中信环境技术助力伦敦政经中国发展论坛》的文章,文章指出中信环境技术作为本次论坛唯一企业合作伙伴,为推动中国乃至世界的环保事业发展做出了积极的努力,受到该论坛演讲嘉宾、著名记者、《中外对话》创始人伊莎贝尔.希尔顿(Isabel Hilton)女士的高度赞誉。在“探寻可持续发展道路: 中国环境政策”研讨会上,伊莎贝尔.希尔顿、世界最著名的城市经济学家费农.亨德森(Vernon Henderson)、牛津大学Juxtapose项目创始人马宇歌与观众一同探索中国在环境政策制定方面的挑战与机遇。


    费农•亨德森教授指出,中国作为快速崛起的发展中国家,“世界大国”的形象越来越被国际接受,同时,随着国力增强,中国也越来越重视、积极参与全球环境问题的治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论”已经成为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平衡的核心。他相信,国际角度的“中国视界”,将会越来越看到一个创新、美丽、和谐的中国。


来源:http://www.morningpost.com.cn/2018/0206/1688684.shtml


    《北京晨报》网发表了题为《马宇歌:环境与经济可以共存“可持续发展”需要全社会参与》的文章,马宇歌是牛津大学Juxtapose项目创始人,她认为环境保护一定要重视企业的力量 ,她分析说,如果没有共享单车,就不会有共享单车的行业规范和准则,如果没有滴滴和优步,也不会有互联网约车方面的立法法规。这样法规都是如何在管理环境方面新的负面问题,在这一点上来讲,尤其是破坏型企业,他们起到了一个推动立法的作用。并不是他们想要被管制,而是他们做出的事情社会影响太大了,它在推动中国社会一起在想该去怎么办。从这个角度来讲,企业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来源:http://www.cien.com.cn/2018/0205/7756.shtml


    《中国产经新闻网》发表文章《访伦敦政经中国发展论坛嘉宾费农.亨德森:现在这个世界由年轻人决定的!》,在谈及中国环保产业发展趋势时,费农.亨德森教授分析说,他有一个朋友在考虑是否在中国工作的时候,首先考虑到了他们孩子的健康问题。他们对中国空气质量环境感到担忧。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担心这些问题。家长们不仅仅为了自己,也为了孩子考虑,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宣传环保的重要性不仅仅是一种很好的政治宣传,也是表达一个国家以及公民的需求和渴望。例如,中国有一些关于化工厂的环保抗议。这些抗议、游行都展现了人们对健康生活的渴望。


来源:http://www.huanbao-world.com/zthz/9767.html


    《国际环保在线》聚焦中国环保绿色发展,派出记者采访出席《探寻可持续发展道路: 中国环境政策》研讨会的伊莎贝尔.希尔顿等嘉宾,以下内容节选自对伊莎贝尔的采访。


    记者: 您认为一个优秀的环保企业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中信环境技术作为中国最优秀的环保企业之一,一直在践行先进的“企业社会责任”理念,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和理念,推动行业健康发展,并坚持推动国民环保意识和习惯的养成,您如何看待企业这样的价值观和行为?


    伊莎贝尔: 我认为,国企自身应该承担起环境责任。同时,我认为这也取决于企业的类型与其所从事的产业,比如一些环保企业负责处理污染的土地。但是,人们有时对企业应承担的环境责任有过高的期待,有些严重的环境污染是环保企业无法承担的。无论如何,我是十分赞成企业应该承担相应的环保价值观与责任的。同时,我认为现在公众对于企业承担环保责任的意识也在逐渐加强。虽然,当人们评价一个企业,也许更注重的是他的价格或者商品质量,并不是其是否承担了相应的环保责任。但是,公民对于企业环保的需求是很明显的在增多。就好像,人们开始注意到商品是否被过度包装,用了过多的塑料呢?这就是一种公民环保意识增强的体现。我认为,现在对于企业之间的竞争,不仅仅只是在价格和质量上的较量,是否注重保护公民价值也开始成为竞争的筹码,例如,企业对于整个社会是正面或者负面的影响呢?这就是我在中国的更多体会。